《骏马奔来  气势如虹》 ——简评上海造币有限公司朱熙华生肖系列之三“甲午马”年大铜章 维  依 2014.4.18      2014年,全国铜章界已出品许多款式马年大铜章了,各有特色。上海造币有限公司朱熙华生肖系列之三“甲午马”年大铜章沿用了前两款“龙”、“蛇”设计风格,给人“骏马有千万,更喜这两匹”的感觉。 从大铜章的章面布局来看,正面,生肖头部的前方,依然是被置于圆形框架之内用来点明年份的艺术书法字体“马”,如2012年的“龙”首前放一圆形的“龙”字,即平衡了画面,点明了主题,又增添了“单龙戏珠”的趣味性;铜章边沿或上或下位置依然是标明阿拉伯数字年份“2014”字样;章的主体依然是选取了该年生肖最为经典的特写镜头。背面,在一个恰当的位置依然是标明天干地支中第三十一位的“甲午马”年和英文的“HORSE”字样。有趣的是“午”字用的是篆体的午,形态如一把古代战车伞,与右边紧邻的一匹疾驰飞奔的“剪纸马”形成了一幅抽象的马拉战车图,周围衬以阴刻流动的线条,仿佛看见千军万马逐鹿中原,依稀听到喊杀声,嘶鸣声,不绝于耳。 大铜章正面:设计者选取了一匹腾空跃起的马,让马的缕缕鬃毛飞扬起来,让力量、速度与流线优美地结合起来,夸大了马蹄尺寸,强调了奋蹄向前,渲染了奋勇奔腾的氛围,塑造了高大不羁、神勇威武的骏马形象,很好地表现了骏马“蓬勃向上,坚韧不屈,勇往直前”的精神。 大铜章背面:作者或借鉴唐朝“唐三彩”陶马典型造型,呈现给大家一幅浑厚丰满,头部俊小,脸颊瘦长,身形壮硕,颈部宽长,线条流畅的马;或借鉴秦始皇陵出土的距今2200多年的铜车马,锈迹斑驳,凹凸不平的马体给人一种古老、久远、沧桑的感觉。马头朝下,双耳朝前,马在发力前行。空中飘舞的毛发,犹如气流划过天际,在“头马”和“剪纸马”的背后,恰似千军万马,如影随形。忽然觉得,静止的章面活了起来,千年的古马动了起来;似乎看见,威武勇猛的战士架着战车,骑着骏马,从远古向你奔来!人们仿佛可以听到那首凄婉悲壮的短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从黄铜质地的大铜章里散发了出来。......。 有人觉得大铜章正面很好,背面稍逊。其实,从这套生肖第一枚“龙”和第二枚“蛇”,及这款“马”一贯的设计风格来看,正面多选取了经典的生肖特写画面,以写实为主;背面相对写意,更多地融入了作者的艺术创作理念和艺术表现手法,赋予了人们更多的文化内涵和想象空间,是创作者的思想水平、文化修养、艺术造诣、雕刻功底和个性化艺术特色等的集中展示区。在这一区域里,年轻的设计师朱熙华总能创作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来。所以,我更加喜欢这一面。 总之,此款大铜章一贯的设计风格,个性化的艺术特色,所承载的古老的文化内涵和任你尽情发挥的想象空间,以及极强的质感,精致的雕刻,点、线、面疏密的搭配,健美有力的肌肉和流畅优美的线条,蓬勃向上、坚韧不屈、勇往直前的马的精神,会强烈感染观众。闲暇时,邀几位章友,沏一壶茗茶,放一曲音乐,赏此套铜章,定会乐在其中,爱不释手。  
《简评“扇画艺术”大铜章》 ---兼谈大铜章发展趋向 维  依 2014.5.8 扇画历史悠久。在扇上题诗作画,是中国的一种独特艺术,兴起于三国、东晋,流行于明朝。明清盛行折扇,如今存世的多为折扇和团扇。扇画集书画名人作品,汇各种工艺于一身,深受文人雅士喜爱。近年来,名家扇画观赏、收藏价值凸显,拍卖会上频破百万大关。 为了再现扇画艺术之美,使题材广泛,内涵丰富,布局缜密,构图严谨,笔法精细的中国扇画艺术与铜章雕刻艺术完美地相结合,有人做了很好的尝试,取得了可喜的成果。见到“中国扇画艺术”大铜章图片,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第一次登上“上海大铜章网”,首页醒目位置“中国扇画艺术大铜章”成了最为靓丽的风景,令人为之一振,欣喜不已。正好赶上网站预售此铜章,在对此网站基本情况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遂立即注册成为会员、随即付款订购了黄铜、紫铜一套2枚大铜章,一气呵成,毫不犹豫,如同拍到价值几百万的名家成扇似的,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据说,由上海大铜章网销售,无锡市铜龙轩币章艺术研究会发行,顾锦芳、黄伟设计,李进雕刻,上海新世纪纪念章有限公司生产制作的“中国扇画艺术大铜章”在短短一天时间内,抢售而空。如此深受广大章友喜爱的原因何在?总结归纳如下:     一、扇画艺术与铜章雕刻艺术较好的结合是此枚大铜章成功的重要原因。这种结合派生出来的“铜章扇画艺术”为丰富大铜章艺术发展的内涵和外延开创了一片崭新的广阔天地。在大铜章上以精雕细刻的浅浮雕艺术表现手法,进行扇画艺术再创作,使中国扇画艺术以一种崭新的形式和惊艳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着实令人为之叫好。可以预见,铜章雕刻艺术与白描、工笔、素描、水粉、水彩、国画、版画、油画、壁画、瓷画等有机结合,“铜章国画艺术”、“铜章版画艺术”、“铜章油画艺术”、“铜章瓷画艺术”等作品将会应运而生。如何能够真正做到“完美结合”,还需下大力气研发制作,经受时间和市场的考验。没准儿,将来在铜章界也会出现什么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唯美主义、现实主义、立体主义,抽象主义,达达主义,印象派、现代派、未来派等诸如此类的流派领军人物,出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景象;在题材选取上,构图简练,内涵丰富,意境优美,充满诗情画意的作品会更多地出现;在雕刻技法上,“低、浅、薄”的浮雕表现手法将会更多地得到运用,雕刻技术越来越高,仕女衣裙将会更加轻薄如纱,人物表情将会更加传神;在表现手法上,“新、奇、特”将会经常注入大铜章的创作中来,“一成不变,因循守旧,没有创新”将被人们唾弃,艺术性强、富于内涵、个性化和有特色的原创作品将会被人们推崇和喜爱;各种不同风格的大铜章逐渐形成,逐渐成熟;收藏者的欣赏水平越来越高,设计开发制作铜章越来越难,年铜章制作生产品种相对越来越少,精品铜章数量相对比例越来越高,形成“不是精品不敢做,做了庸品卖不出”的局面。不会像以前那样,谁都敢开发生产大铜章,弄得市面上几乎天天有新章,精品没几个的假性繁荣景象。 二、唯美的造型和韵律般优美的线条是这枚大铜章备受青睐的重要原因。三把铺开的折扇,每扇打开约120度,在直径90mm的大铜章面上摆成一个圆形,各扇之间留出空隙,恰似三把收拢的折扇,在三个空隙间靠圆心处,繁体隶书的“中国 扇画 艺术”点明主题。未完全打开的扇面,此起彼伏,随光影变幻,依扇面画意,就观者心情,似乎总有一曲曲妙曼之音缓缓丝丝而出。设计者让背面与正面有所不同,中间用一把团扇隐去了扇骨,使这枚铜章两面有了七个画面,既增添了作品内涵,美化了视觉效果,又避免了铜章两面造型雷同。三把打开的扇子,以中心为原点,形成了无数个规律对称、韵味儿十足的发散性弧线和直线,向四面八方辐射。这种强烈的节奏感和韵律美配合了名家画作,突出了扇画主题,打造了铜章特色,平添了诗情画意。美哉轮焉,美哉奂焉。     三、多幅精美的画作和丰富的内涵是这枚大铜章受人喜爱的重要原因。在一枚 90mm的大铜章上同时出现7幅精美画作,作品题材涉及山水风景、人物故事、植物花草、飞禽走兽、布局造型美妙。这些画作与铜章雕刻艺术联姻,更显布局缜密,构图严谨,刀法精练,或清新隽秀、洒脱大气,或雄奇豪放、疏朗飘逸;于山色空蒙间,隐现枯藤老树昏鸦,在小桥流水边,频现袅袅炊烟,此时夕阳正西下;妖娆仕女,婀娜多姿,风情万种,从对岸划着小船,跳上岸来,笑容可掬地向人们招手致意,惹得岸边一群玩童齐声嚷嚷:“谁家媳妇急匆匆,要见小老公。”体健高大的骏马在雕刻师的妙“笔”下,活灵活现,摇头甩尾,悠闲自在地沐浴着清晨的阳光;一群河虾伸腰曲腿,欢畅嬉戏,栩栩如生;胖嘟嘟,圆滚滚的小松鼠上窜下跳,忙得正欢;花草茂盛,争奇斗艳,果树飘香,鸟鸣枝头,......。这枚大铜章所含信息量之大、题材之广、内涵之丰,画作之精,在成千上万的大铜章里极为少见。这些扇画作品是出自赵之谦、吴昌硕、吴湖帆、齐白石、张大千、王雪涛、于非厂等书画大家之手?还是出自普通人家?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经过设计雕刻者的艺术再创作,使中国扇画艺术与大铜章雕刻艺术进行了较好结合,产生了一枚内涵丰富,惊艳叫绝的“中国扇画艺术大铜章”。     四、审美观念的理性回归与雕刻技法的恰当运用是这枚大铜章成功的又一原因。有一段时间,铜章界有人不论作品实际情况和客观需要,一味迎合某些人,追求浮雕“有多高”,唯高是举,不伦不类。我以为,采用何种雕刻技法实施创作,一切均以实际出发,依作品风格和表达需要,该高则高,该浅则浅。就此款大铜章而言,主题是“扇画艺术”,如果用高浮雕,在薄如纸的扇面上“背着”高大沉重的山头,“长着”立体粗壮的大树,“站着”真人似的立体人物,极尽臃肿而累赘,会好吗?其实,在“扇面上”用浅浮雕雕刻,更能体现作者的审美情趣、创作能力和雕刻功底。浮雕高,容易,薄就没那么容易了。外章《永远的琴声》,两个金发美女身着轻纱,身材妙曼,臂腕如玉,手指纤细,姿态优美,如痴如醉地演奏着。一曲悠扬凄婉的小提琴曲在钢琴的伴奏下,如水,潺潺凄诉,琴声呜咽。此铜章用的是浅浮雕,纱裙之薄,肌肤可见。试想,若把纱裙雕得厚厚的,两个妙龄美女披着“铜皮”似的纱裙演奏,岂不贻笑大方?还有什么美感可言?“中国扇画艺术大铜章”较好地处理了上述问题,受到了章友们的鼓励与认同。 另外,“尺幅大、产量少、性价比高、售价合理”也是此款大铜章受人青睐的原因所在。
《做活大铜章》 ——简评《鸡舍》大铜章 维依 2013.3.21     大铜章《鸡舍》,一个普通的鸡舍,甚至连围栏都没有表现出来,却给人们呈现了一幅鸡的“快乐家庭图”。雄鸡登高展翅,向天频频鸣叫,霸气地显示自己的一家之主身份。一只母鸡温情地卧在地上,想尽可能地缩短与刚刚出生不久的小鸡面对面交流的距离,一只小鸡顽皮地趴在“母亲”背上,尽享母与子的天伦之乐。另一只母鸡左顾右盼,姿态优美,为平衡铜章画面构图起到了关键作用,也为铜章增色不少。     从设计雕刻角度看,构图讲究,画面精彩,动物形态优美,仿佛听到了鸡鸣,看见了展翅,迈步,啄食,转头等运动画面,使得这枚大铜章“活”起来了,堪称惟妙惟肖,活灵活现。越贴近生活的作品,哪怕是表现动物的生活,都是人们喜闻乐见的。     这又是一枚于小中见大,于平凡中见非凡的好章。小小的一个鸡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了的画面,却道出了“和平、安宁、幸福、快乐”是人类,乃至世界万物,一切生灵的基本要求和愿望。     当然,这枚章还是有可完善提升的空间。如:从画面上看,雕刻还可以更细腻些。
《永远的琴声》 ——简评一款外章 维 依 2013.3.20     两个窈窕美女身着轻纱,身材匀称,臂腕如玉,手指纤细,姿态优美,正在如痴如醉地合奏“小提琴与钢琴的对话”。一曲曲悠扬婉转的小提琴曲在钢琴的伴奏下,如水,潺潺凄诉,琴声呜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 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倾诉?世界静寂,悠扬着永远的琴声......。 这枚铜章浅浮雕,高水平,把纱裙雕得那么薄,仿佛就要随风飘起;美女的姿态,手和臂雕得那么美,着实让人过目难忘。
《于小中见大 平凡中见非凡》 ——简评大铜章《nurture》 维  依 2013.3.20 大铜章《nurture》, “养育,鼓励,培植”之意。 一只大手,如一堵墙,一间房,能遮风挡雨,呵护一颗稚嫩的幼苗,期待它将来长成参天大树。古铜色的大手和利用铜质做锈形成的绿色,使得这枚大铜章的“趣味中心”嫩芽和大树显得生机勃勃,活灵活现,极好地表现了创作者的主题思想。是一枚于小中见大,平凡中见非凡的好章。
《集美于一身》 ——简评两款女性酮体大铜章 维 依 2013.3.19 妙龄裸体美女,或侧身站立,或举手侧坐,抬手持镜,自我欣赏上天赐予她的,也是上天赐予人类的女性酮体之美。金发盘起,鼻梁笔挺,樱桃小嘴儿性感乖巧,下颌圆润微翘,酥胸高耸,腰细臀丰,肤如凝脂,光润若腻,鲜嫩如真,触之如簧,弹之可破,遮遮掩掩,欲露还羞,把女性身段之美,容貌之美,肌肤之美,线条之美,温柔之美,含蓄之美集于大铜章之上,太多太多的美感和美好的想象集于章上,加上浅浮雕的饰物衬托,干净的画面,精雕细刻,优秀大铜章就这样产生了! 章好不好,就如书画作品比赛的评审一样,在选送作品如云的评审室里,谁的作品能够吸引评委的眼球,获得好名次,第一印象,第一感觉太重要了。没入法眼的,即刻就被打入冷宫了。那些连自己都不能说服出品生产和收藏的章,就让它在家休息吧。
《大铜章 要有吸引眼球的魅力》 维 依 2013.3.15 大铜章,要想成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品,首先,在形式上一定要是唯美的,要让人觉得这枚大铜章就是美,好看,耐看,有韵味,越看越想看;其次,再去深挖探讨这枚大铜章它到底美在哪里;再次,铜章作品蕴含哲理,有思想,有内涵当然也重要,但并不是最最重要的。有很多优秀作品,反映的仅仅是人们生活中不起眼的极小的事情,或是一个普通的画面,或是一个不同视角的景物,却给人们留下了唯美的画面和强烈的映像,也就是“视觉冲击力”,给人以回味无穷的想象力。是否一开始就能“抓住”人们的注意力,吸引人们的眼球很重要。
《梦入月色神秘园》 ——欣赏法国大铜章“神秘的花园” 维 依 2012.11.30      接触了一些法国大铜章,笼统地说,法国大铜章很美,美得让人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总想收刮所有赞美之词,却又屡觉词穷意短。一次次手捧心仪的“神秘的花园”大铜章,心情安静了许多,表情也恬静了许多,不知不觉中就让人进入了一个梦一般的优美境界。 大铜章的一面,月光下,庭院深深,曲径通幽,小道两旁花草修饰整洁,绿树成荫。天空和大地,树叶和花草,鸟儿和壁虎,雕塑与建筑在月光下越发神秘。在这美妙神秘的夜晚,“思想者”和“维纳斯”驻足相望,含情脉脉;明月高悬时,鸟儿仍然意犹未尽,不愿离去歇息。 大铜章的另一面:夏夜里,皎洁的月光下,一泓池水,波光粼粼,鱼儿游荡,荷叶圆圆,荷花朵朵,芬芳四溢。在这静谧而美好的夜晚,可见青蛙身影攒动,可听蛙声此起彼伏。猫与鼠相安无事,和平相处,自顾不暇地享受着这美好的夜晚。月光为玫瑰花瓣染上了银色,绽放着恬静柔美的笑靥。融融的月光下,微风习习,一片翠绿的竹林舞动起优美的舞姿,发出凄清的乐声,曼妙成曲,从竹林深处隐隐飘来。听着这尘世间绝妙的风箫和声,就着银色的月光,伴着欲开的花蕾,赏章人轻盈盈仿佛走进了梦中。梦,是那么甜美,那么迷离......。 直径86mm黄铜“神秘的花园”大铜章能净化人的心灵,陶冶人的情操,观来赏心悦目。
《禅意浓浓话大佛》 ——简评“乐山大佛”大铜章 维 依 2012.10.16 喜见《乐山大佛》大铜章在大铜章收藏者协会网站“新章亮相”栏目亮相了。这款大铜章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禅意,让人驻足流连,细细品味。 铜章正面,设计雕刻者采用写实和高浮雕手法将头与山齐,足踏大江,双手抚膝,体态匀称,依山凿成,临江危坐,通高71米的大佛与旁边“小小的”阶梯加以对比,较好地表现了乐山大佛的雄伟壮观。 然而,最吸引我的却是这尊大佛从内散发出来的肃穆威严、端庄恬静和静虑睿智。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禅”意。我被这种禅意所触动。 铜章的背面设计十分出彩。以大佛左右两侧沿江崖壁上身高10余米,手持戈戟、身着战袍的护法武士石刻,数百龛上千尊石刻造像和九曲栈道为背景,在铜章中间主要位置用浮雕勾勒出“乐山大佛”头像轮廓。佛像轮廓内水天一色,山色空蒙。设计雕刻者借以近似虚幻缥缈,犹如海市蜃楼般的凌云山远景图为佛像的“发髻”,可谓设计奇巧,亦梦亦幻,巧夺天工。平静的水面上,雾色朦胧,海通禅师左手持钵,右手施礼,心念佛法,忽隐忽现,由远及近,穿云破雾,犹如仙人,踏水而来。一股空蒙灵动和浓浓的禅意扑面而来!看到此处,不禁拍案喝道,“好啊!很久没有见到如此好章了!” 什么是优质的大铜章?简单地说,在某些题材里,将静止的、无生命的铜变成了“有思想,有灵魂,会说话,会运动”的大铜章,就是好的大铜章。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大铜章的艺术也是一门遗憾的艺术。此款大铜章美中不足有二。一是正面因为缺乏明显的与大佛对比的参照物而减弱了大佛的“大”的气势,不足以充分表现“雄伟壮观”之相。如果设计成在大佛的脚下,有一群人,或站立,或行走,或跪下,面向大佛顶礼膜拜的情景,人是那么的渺小,还不及大佛的脚趾高,再采取稍微仰视角度,即可真实再现现实生活中人们敬仰大佛,参拜佛像的情景,又可“活跃”画面气氛,于小中见大,大中见小,“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之雄伟壮观之势定会显露无遗。二是正面“乐山大佛”四个字笔力不够遒劲,笔画过于纤细,与原题字作品有点出入,且其中“山”字下端因岩石断裂层使得“山”字变得似是而非了。我要特别强调,此章优点远远胜于不足。瑕不掩瑜。 附: 其实,禅是不能讲的。禅的境界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是与思维言说的层次不同的。面对五欲六尘、世间生死诸相能不动心,就是禅。 大地万物皆是禅机。悟道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但是前后的山水的内容不同了,悟道后的山水景物与我同在,和我一体,任我取用,物我合一,相入无碍,何等超然。当心灵变得博大,空灵无物,犹如倒空了的杯子,便能恬淡安静。人的心灵,若能如莲花如日月,超然平淡,便能获得快乐与祥和。水往低处流,云在天上飘,一切都自然和谐地发生,这就是平常心。 拥有一颗平常心,人生如行云流水,回归本真,这便是参透人生,便是禅。 现实社会,奢侈浮华。不少人感到生活空虚,精神焦虑,苦痛倍增。这个能解决生命问题,提高生命境界的禅学引起各界人士的重视。    禅可以开拓我们的心灵,启发人们的智能,引导人们进入更超脱的自由世界。 禅不是佛教专有的,禅是人人本具的,禅心如宝藏,要好好开发。求法,就是要开发我们内在的智慧。用禅心去体会人生。 禅如画,可以美化环境;如盐,可以促进食欲;如花,让人欣赏;如胭脂,让人亮丽。 禅是幽默,是大自然,是我们的心,是我们的本来面目。   禅如山中的清泉,可以洗涤心灵的尘埃;如天上的白云,让您漂流四方。古德参禅,重在明心见性,而不在意是否成佛,因为,心外的知识并不重要,内心的悟道不能没有。 禅不仅仅限于打坐而已,随时随地的举手投足、担柴运水、饮食睡眠,都充满禅机。禅是无所不在的。 禅是扬弃既定的“定式”观念,在违逆的人情中,见至情至性的奇峰。禅师们往往以“无理”对待有理,以“无情”对待有情,来显示他高妙的智能与深沉蕴藉的慈悲。   禅不是离开生活,不是自我封闭,而是在生活中表现出自然平常之心。禅是一种欢喜自在,同样吃饭睡觉,有禅没有禅,味道就是不一样。禅不是向外寻求的,“本无形适可寻求,云树苍苍烟霞深”,要找也找不到。   三界唯心,梦法唯识,我们自己的生命真谛,要在自己方寸之间寻求。一个禅者在衣食住行的生活里,是离不开劳作的,如同鱼离不开水,树少不了土,生活劳作是禅者的道粮,很多禅师都是在弯腰劈砍、直身挑担之间开悟的。要工作,要务实,要体验,磨心志,“刮骨髓”才叫禅。 
《“蒙娜丽莎”那神奇的微笑》 ——把玩《蒙娜丽莎》大铜章有感 维  依 2012.9.23     《蒙娜丽莎》大铜章产量不多,体积适当,浮雕很高,份量不轻,把玩于手,赏心悦目。此款大铜章一面是集画家、雕刻家、建筑师、工程师及科学家等多种才艺于一身的达·芬奇。他两眼深邃,目光炯炯,满脸胡须,饱经沧桑。一面是坐姿端庄,曲线柔和,体态丰腴的蒙娜丽莎。只见她卷发垂肩,天庭饱满,眉似新月,面若桃花,肤润如脂,玉手纤纤,光滑若腻,酥胸半掩,媚态如风,双眸顾盼,媚态横生,可以勾魂,可以夺魄。 李进设计雕刻的这款大铜章似乎是在不知不觉,悄无声息中销售一空,没有引起多少议论,没有激起多少涟漪。人们似乎被大铜章市场频繁发行的各种铜章弄得麻木不仁了。然而,当《蒙娜丽莎》大铜章走家串户,被章友们在不同的光线和不同的视角下把玩于手掌之中,静止的铜雕把玩件即刻就“鲜活”了起来!她可与人作心灵的沟通!她的灵魂在辐射,她的身躯可触动,仿佛可以听到她的心跳,仿佛可以感受到她那双温暖粉嫩的手触摸着你,仿佛可以......。如此这般,逐渐引起了章友们的注意。 人们都说在凝视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画作时,常常会被画中人时隐时现的微笑所迷惑。我看这款《蒙娜丽莎》大铜章则是比原画作更加神奇,令人叹为观止。当你手握《蒙娜丽莎》大铜章,那经典永恒的微笑会令你的心情随之感到安逸、恬静、愉悦;稍许变换角度,你会发现她的笑容消失了,变得面含愠色,两眼娇憎地瞪着你;忽而又转愠为喜,一会儿露出娇羞的微笑,一会儿流露出满足的微笑,甚至还会带点狡黠的微笑。当你快速变换铜章角度,蒙娜丽莎的面部表情更是喜怒哀乐,变换莫测。 是不是所有的铜雕人物头像大铜章都是如此?为了找到准确答案,可将此铜章翻到达·芬奇一面,无论你怎样变换角度和光线,达·芬奇还是那么严肃地瞥着嘴瞪着你。其它铜章亦是如此,唯有“蒙娜丽莎”与众不同。不拆封亲自把玩这款大铜章是绝不会有上述感觉的。我开始为这款《蒙娜丽莎》大铜章暗暗叫好,此乃“神章”也!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